《马原》读书报告

读《手稿》心路历程

这篇读后感主要基于经济学手稿中《笔记本I》,文章大致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在阅读时存有的问题,以及个人见解。第二部分对于异化劳动阐述自己的理解。
第一部分
问题一:首先开头第一部分介绍工资的一部分第二句话,“资本家没有工人能比工人没有资本家活得长久”
我觉得说反了,资本家更加依赖于工人,起码现在是这样,甚至我觉得共产主义社会也是这样,共产主义社会肯定要建设吧,建设就需要工人吧,共产主义社会没有资本家,这就矛盾了(此处为开始时不成熟的见解)。当然这样的推论要是成立,必须前提是每个假设是正确的,也就是关键是共产主义社会有没有资本家,有没有工人。
我们宿舍有两个党员,我和另外一个人是入党积极分子,我接受的相关的教育还比较少,所以就我在读书的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当时用笔标记了出来,在他们晚十一点从教室学习回到宿舍后,我们便坐而论道,在讨论的过程中:
对于第一个问题,其中①共产主义社会是否还有工人,在两位党员的提醒下,我得到了最终的答案,没有的,共产主义社会,“劳动成为人们生活的第一需要”,②相应的,共产主义社会没有了阶级,消除了剥削,从而也就没有了无产阶级诸如的阶级划分。③那对于我的一开始的理解,推论,也就不对了。推理过程是不对的,但这对于这句话的正确性是没有影响的,我的推论是错误的,不代表结论是正确的,就像我解题,过程错了,但是碰巧算出来答案对了。所以就这个问题我继续询问了舍友的理解④在和舍友的讨论、争论后,资本家没有了工人但是他是有生产资料的,他完全可以自己去做一个工人,但是工人是没有生产资料的只能饿死了,我给予的反驳是,如果所有的工人都不再给资本家干活,也就是这句话的假设(不是我的假设),那么所有的资本家的角色就会转变为工人,一个人既是资本家,又是工人,而且又在时刻的压迫,剥削自己?或者一下子整个世界的资本家,或者我们国家的阶级问题就可以一下子解决了。没有了阶级,书中说的很多问题都可以解决,然而事实应该并不是这样的。这种现象感觉怪怪的我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形容,怎么定义,怎么理解。⑤另外舍友跟我说,马克思认为工人是只有给资本家工作才能够维持生活,然而到如今的社会,不打工就没办法生存下去的情况已经不存在了,现在已经不是那种奴隶社会,有人生下来就没有地,被限制自由,附加强制的劳动合约。而如果非要说有这种人的话,那我只能想到,傻子,我从小在农村生活,见过很多那种“傻子”要跟着别人干活,拉砖,盖房,开拖拉机耕地,等等,然后人家才给他饭吃。如今社会发展了,进步了,或许马克思没有想到,还有到共产主义社会,我们中国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甚至刚刚确定社会主义制度的时候,没有资本家工人就没法生存这种情况就已经被“一下子”解决了。
问题二:在“地租”这一部分,[XVII]中企业家,工业家,资本家这三者有什么关系?
这个问题很快就讨论出来了,马云是企业家,而开始给他投资的日本人就是资本家,而马云同样也是资本家,资本家和企业家的关系大概如下:

问题三:
在讲到资本的利润(P22)时,有这么一句话“因此,资本家赚的的利润首先同工资成比例,其次同预付的原料成比例”,不清楚马克思这句话有没有强调对于利润与工资到底谁影响谁,但是我还是认为工资是与利润成比例的,工资只是利润的体现,也就是说只有利润增加了,那么工资才有可能提高。
问题四:
在讲到资本对劳动的通知和资本家的动机(P25)时,有这么一句话“至于资本的那一种用途能推动多少生产劳动,或者会使他的国家的土地和劳动的年产品增加多少价值,他是从来不会想到去计算的”,我觉得这是资本家被“黑”的最惨的一次,就是马克思对于资本家的批判过了。在如今,或者之前的社会,在中国有过资本家,民族资本家,他们虽然大多数情况下是想着怎么增加自己的财富的,但是社会责任感,民族责任感还是有的,只不过没有到危机的时候,或者说社会阶段不同,那么资本家采取的主要策略也会不同。
当然,我的问题只是对于几句话的因为国家不同,时代不同而提出的看法,这对于整个《手稿》来说九牛一毛,其中逻辑性很强,很有哲理,很有远见的的看法比比皆是。比如在描述工人的不利地位时,通过很多方面,如斯密的著作,反驳国民经济的论点,自己的推理等等将工人在与资本家共存的情况下收到了的压迫剥削程度之大;或者大资本与小资本之间竞争最终导致小资本家被兼并的推理也是很经典,很淋漓尽致。
第二部分
在这之后读了经济学手稿之后对于很经典的“异化劳动”和“私有财产”的,为了实现自己起码读一本书不是异化的劳动,我选择详细的了解、体会这两者中的一个——异化劳动。等自己消化完这个概念,再花时间和经历去体验另一个概念。
我知道这两个概念的重要性,在一次下课询问老师《手稿》作为如此经典的,被奉为金科玉律的的理论是不是都是对的,都对现在有用时,老师也跟我说当然时代有变化,有些不再适用,但我们要重点关注马克思的这两个比较重要的思想。但是说实话,我之前从未听说过这两个词,更不知道是跟马克思有关系的,即使我开始读就很仔细,很认真的去理解,但还是很难理解什么是对象化,什么是外化,异化,读起原著来是如此的费劲,所以我转向另一本陈培永写得《手稿》的解读,理解了上述概念
异化分为几个方面,人的劳动产品和人相异化,人的劳动活动同人相异化,人的类本质同人相异化,人同人的异化,劳动产品即工人生产越多的产品他自己的价值却越低,劳动活动即人的劳动不是自己想要的,劳动明明是生活的主要组成部分,但是很多时候不劳动的时光才是自己想要的。类本质则和动物联系起来理解,人不同于动物就在于,人的劳动,人有其社会性,可以在劳动中得到快乐,成就感等等,这些都是人不同于其他自然界生命的类本质,而实际上很多人却被各种压迫不能通过劳动实现自己的特别的,动物所没有的类本质,只是图求肉体上的满足。听起来像是浪费了人的这一本质,白是个人了,活的跟个畜生一样。人同人的异化是人本来是应该生而平等,和谐相处的,但是资本家却在剥削压迫无产阶级。
在阅读陈培永写得《手稿》时同样也产生了其他的问题:
之前从来没有考虑过无产阶级到底是怎么样来的,为什么叫无产阶级,之后我在网上查阅了很多资料,中国现在还有没有无产阶级?什么是无产阶级专政,一个阶级能掌握政权?等等一大堆极具信息量以及不明正确性的问题。在这之前,我还停留在无产阶级是最伟大,无产阶级是社会主体,反正无产阶级最厉害这种观念。在看了相关概念之后,形成的新观念,和之前作对比,真的感觉如果我再今后某天和某个没有接触过党的教育的人交谈无产阶级使命时恐怕连他根本不清楚什么是无产阶级都忽略掉了。
人的类本质是什么意思,人的本质?人类的本质?人作为一类的本质?(我觉得这几个说的是一个意思,所以希望从老师那得到这里关于“类”的作用)
我们自己的国家到达共产主义社会,还需要强迫其他国家成为共产主义社会吗?如果不需要,那我们处于共产主义社会,别的还是资本主义国家,那我们是不是到时候就不用和其他国家交流了,或者其他国家还没有到我们那样人民
共产主义社会还看脸么,23333。(横线处亦为开始时不成熟的见解)
要是说到实现非异化劳动,我觉得我熟悉的人或许能够找到它的雏形,我的老姥姥,我老姥姥有四个女儿,三个儿子,晚年的时候子女轮流照顾,每家半年,老姥姥每到一家,那肯定那一家所有有洞的袜子都会被补上,用那个磨得很亮的专门的工具,而且每家的小孩都会有好多小老虎鞋,贴着剪纸,特别好看的盛东西的盒子,她因为腿脚不方便一直就在床上躺着,偶尔下来溜达,整天不用考虑别的事,子女都很孝顺,条件一般,没有任何需要她做的,和自己异化的事情。享受这晚年的生活,享受着劳动带来的快乐,享受着自己的手艺一代代相传的欣慰。甚至她最后走的时候,仅仅是在吃早饭的时候,正在包鸡蛋,就特别突然的走了,没有经历一点痛苦。
我认为肯定有的人会认为,共产主义社会那种所有人都以劳动为享受的情况很难达到,因为我们可以随便拿现在社会的一件难事就很难从共产主义社会的蓝图中寻找到答案,正是因为得不到答案,才使得一部分人,迷茫,实现共产主义的信仰或淡薄,或缺失。甚至于在党的领导下的现在,即使已经有这样,上面我说到的,起码儿童,老人已经因为社会物质的丰富,人们精神水平的提高,有一部分人有了这种雏形,而那些人却因为太在意于结果,急功近利的结果就是,把身边这么重大的变化都已经忽略了。
我决定入党之前也是这种状态,但是在经历了一些事后,我觉得自己可以很乐观的说,共产主义社会终究会到来,而且现在已经春芽初冒了。
《手稿》一书,以及陈培永一书毫不夸张的说在几天的时间把我的世界观重构了。这两本书给我的思想补充了很多,改变了很多。
经典的理论需要反复研读,需要和别人交流想法,同样也需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与书中的契合点。这篇读后感篇幅有限,思想深度有限,文笔稍显随意,而且多是虽思考了很久,但是是一气下来不停比笔写出来的理解,也有很多言不及义,词不达意的地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